查看: 696|回复: 31

1977年联赛杯决赛:埃弗顿和维拉的决赛,踢了一场,两场,三场

[复制链接]

66

主题

66

帖子

123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32
发表于 2020-8-17 20: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翻译团] 1977年联赛杯决赛:埃弗顿和维拉的决赛,踢了一场,两场,三场
欧洲杯直播1977年联赛杯决赛:埃弗顿和维拉的决赛,踢了一场,两场,三场原文作者:PAUL MC PARLAN原文时间:2019-07-28原文地址:点我点我在与导师进行了一番激烈的争论后,我好不容易从这场唇枪舌剑中脱身了。导师一再强调说我的毕业论文还有六周就要开写了,而我的开题报告和知识储备都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今天下午这堂课对我十分重要,绝对不要逃课。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明天(1977年3月12日)埃弗顿就要和阿斯顿维拉在温布利踢联赛杯决赛了,这个下午我必须立刻赶回利物浦,然后搭明早七点的小巴前往伦敦温布利大球场看决赛。埃弗顿这个赛季联赛杯成绩相当不错对我而言本是喜事,但囊中羞涩的我为了观看球队的比赛,不得不从伙食费中抠出一部分,再在每次回家时厚着脸皮搭友人的便车省下交通费,好歹是能凑出看球的预算。回想起来我如此拼命就为了看糖糖的比赛也是够呛,好在我命大,每次都能安然无恙。后来当我拿到第一笔工资的时候,我再也不用掰着指头算怎么样才能再省一点儿才能省出一张球票了。我搭到的第一个便车是在利兹城外莫利(Morley)镇的M62高速公路旁。然后“换乘”两次便车后,我被放在了M57高速公路的尽头,我家就离那不远。就像大部分的大学生一样,我在下午茶时间赶到了家,然后从父母那儿软磨硬泡又要到了一点“预算”,最后和几个伙伴在酒吧里打发掉整个夜晚,那日子可逍遥了。1977年3月12日上午,载着我朋友一家还有他表兄弟们的小巴从他们家驶出——他家离我家就几步路——他们同意轮流开车带我去看球。一路上,大部分人都全神贯注地读着《利物浦回声报特别版》——上面详细描述了埃弗顿进入决赛的旅程。大家都兴致勃勃,期待决赛哨响。埃弗顿的成绩在1976/77赛季陷入停滞,到了1977年1月,球队在11场比赛中只取得两场胜利,掉到了第13名,球队上座人数也下滑到了21000人。因此球队决定和时任主帅比利-宾厄姆(Billy Bingham)解约——后者在随后的一期《足球观察》中对俱乐部的决定表示遗憾——特别是他刚刚签下了邓肯-麦肯济(Duncan MacKenzie)。他自嘲道:“刚刚签下他的人现在已经不在俱乐部了。尽管在联赛中表现不佳,但埃弗顿在联赛杯中取得了突破,最大亮点便是在四分之一决赛中,埃弗顿在老特拉福德57738名支持者面前以3比0击败曼联,这可以说是宾厄姆统治下的最佳表现。 我至今仍然后悔无法现场观看那场比赛。 我的父亲和弟弟对能够现场见证奇迹感到无比荣幸——尽管弟弟第二天给老师的旷课理由是去曼彻斯特进行圣诞节购物时,老师乜斜着眼睛,满脸写着“我不信,你小子肯定是去看球了”。在新任主帅的任命上,埃弗顿也进行了一次“突破”。他们第一次没有任命前球员为主教练,破天荒地挖来了纽卡斯尔主帅戈登-李(Gordon Lee)来执掌球队。当时球迷们和媒体都很惊讶,毕竟他们都认为新帅是伊普斯维奇的鲍比-罗布森(Bobby Robson)无疑了。李很快确定了更加严谨的战术以确保球队的防守体系更加严密——毕竟12月的4场比赛,球队整整丢了12球,所以球员们必须更加“听话守纪律”才能达到他的要求。但在他正式上任之前,球队教练史蒂夫-博肯肖(Steve Birkenshaw)作为临时教练带队出战联赛杯半决赛,对手是(老)英乙球队博尔顿。55000名球迷涌入古迪逊公园球场期待一场胜利。麦肯济的进球眼看着就要为球队带来胜利,但埃弗顿还是用他们惯常的“大意失荆州”方式葬送了比赛。比赛还剩两分钟就要结束的时候,门将大卫-劳森(David Lawson)带球次数过多被裁判抓个正着,判罚禁区内间接任意球——博尔顿依靠这个机会扳平了比分。1977年1月30日,李正式上任,他首战是在主场面对英丙球队斯文顿进行一场杯赛重赛;两周后,作客柏恩登公园球场(Burden Park)与博尔顿进行的联赛杯重赛中,在创纪录的50413名观众面前,埃弗顿虽然罚丢一粒点球,但依然1-0取胜,9年来首次取得前往温布利的门票。对埃弗顿球员马丁-道布森(Martin Dobson)而言,这场胜利格外甜蜜——毕竟他年轻的时候曾被博尔顿直接解约,这次可算是让老东家知道自己的厉害了。而《博尔顿晚报》(Bolton Evening News)的编辑们则因为他们赛前就急着印制“温布利特别版号外”而格外后悔。我们的小巴一路旅途愉快,在M6高速公路上飞驰,一路上都是飘逸的蓝。两个小时我们飞驰100英里来到了伯明翰的郊区,似乎一切顺利,我们期待着早早到达温布利球场,然后在开赛前还能喝瓶小酒放松一下——停一下,好像没那么简单。数千名阿斯顿维拉球迷的车涌入了高速公路,车速一下子放缓了下来。有的车由于过热喷出一股股的白色蒸汽,更是加剧了路况复杂程度,也分散了驾驶员的注意力。不过,和决赛对手的球迷们同时被困在高速公路上倒也是挺有趣的,不过四十多年过去了,大英帝国的高速公路还是这副鸟样,路政交通部门对提升基础设施的心思也基本为零吧?我们的车慢慢爬过了两英里,伯明翰似乎想要扼住我们的命运不让我们前行。我们甚至都怀疑能不能在正午到达温布利。最终,有人突发奇想——靠着硬路肩行驶会更快。于是很快大家都模仿起这种AE86开法,吃定了交通警察根本来不及贴罚单。这方法果然奏效,时速表指针终于开始走动,一点半的时候,我们终于驶出M1高速公路,在哈罗(Harrow)寻找停车点和酒吧休息一番。当时球场里那无用而又严苛的禁酒令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神人。天知道这帮家伙走进球场时胃里灌下了多少啤酒。不到一个小时,我也灌下了四品脱啤酒(1品脱=1/8加仑=约568.26 毫升),可还是比不上旁边的几位战友。随后我们冲向地铁站乘地铁前往温布利,并在开球前侥幸到达。阿斯顿维拉时任主帅罗恩-桑德斯(Ron Saunders)也是前埃弗顿球员,两年前曾与维拉一起捧起了联赛杯。而这也是他5年来第4次站上联赛杯决赛场——1973年和诺维奇,1974年和曼城。真是个联赛杯专业户,不是吗。当时的联赛积分榜上,维拉排名第4,埃弗顿排名第15,毫无疑问,赛前公布的赔率上维拉也是被看好的一方——更何况他们还有安迪-格雷(Andy Gray),布莱恩-利特(Brian Little),约翰-迪安(John Deehan)这样的进攻好手。不过俗话说换帅如换刀,李的到来也让埃弗顿球迷增添了几分信心,也为决赛增加了变数。不同于足总杯决赛,联赛杯决赛没有电视直播,这根本吸引不来中立球迷。不过,毕竟此时还有一大堆联赛等着转播呢。决赛定在下午3点开踢,而温布利也涌入了96223名观众等待一场精彩的比赛。不幸的是,这一天又闷热又潮湿,温布利见证了称得上是最混乱的决赛之一。90分钟过后,双方还是均无建树。有的球迷还期待着加时赛能分出胜负,不过在当时,英足总似乎认为所有比赛都能在90分钟内分出胜负,所以完全没有加时赛的设置。天知道英足总是怎么考虑的,决赛不设置加时赛完全不符合常识啊!要知道重赛一次除了球队要有额外支出和额外的舟车劳顿,球迷们也是要额外掏钱啊!来温布利一次不容易,重赛了这钱不是白花了吗?!不过,杯赛决赛总是能给你意外的“惊喜”——比如1969年的足总杯决赛,英丙联赛球队斯文顿就在加时赛中3-1击败了阿森纳,赢得了俱乐部历史上分量最重的奖杯。这场沉闷的决赛给人的印象就是,两支疲惫不堪的球队总算耗完了90分钟,一屁股坐在了终点线前。足球作家布莱恩-格兰维尔(Brian Glanville)用一句话就概括了这个场景:“决赛宛如冬日里的小渔村一样沉寂而荒芜”。我想他可能是没有造访过斯凯格内斯(注:Skegness,这是林肯郡的一个海滨度假小镇,人口约2万),那里可不荒芜。不管怎么说,两支球队依然要为联赛杯重整旗鼓,再次开战。比赛一结束,我们立刻跳上地铁赶往我们停在哈罗的小巴,成功避开了温布利周边的大堵车。到了晚上9点,我们个个口干舌燥,一致同意在靠近考文垂的下一个出口寻找可以解渴的地儿。后座有人突然喊道:“右手边有个酒吧!”于是我们开了过去,停下车推门进去。不,这不是个酒吧,不过是个当地的工人俱乐部。周围的气氛突然冻住了,仿佛是恐怖片《美国狼人在伦敦》(American Werewolf in London,1981年)上映。身边的所有人仿佛被定住了一样,看着我们这群身着蓝白球衣的利物浦村民小分队吵吵嚷嚷地闯进来。不过尽管我们感受到了N道目光刺在我们身上,我们还是能感觉到这地儿应该是不会拒绝不速之客的。虽然持利物浦口音的我们和持考文垂口音的他们似乎总是鸡同鸭讲,而这个房间里的人仿佛都是从《十字路口汽车旅馆》(Crossroads,1964-1988英国肥皂剧)走出阿里的一般,不过在共处的几个小时里我们都十分愉快。不过,当我们“哭诉”从1970年拿到联赛冠军后埃弗顿就没有什么荣誉时,他们一脸茫然,不断地安慰我们说,要是我们考文垂能有你们这几年的成绩,也能死而无憾了。当我们离开时,“酒吧”老板掩盖不住的笑意透露出,有了我们的突然来访带来的意外之财,这个周六他的收入可是大大超过了预期。晚上一点,我们终于回到了家。这一天正如尤金-奥尼尔(Eugene O’Neill)所言,“长夜漫漫路迢迢”(A long days’ journey into night, 奥尼尔最后一部戏剧作品,根据作者要求在其死后才能上映,该剧被作者自认为和公认为其最好的作品。这里主要取其字面意思。)重赛的球票定在周一早上的古迪逊公园球场发售,然而此时的我已经回到利兹无法到场抢票。我那不多的人生经验告诉我,让老爸去帮我抢票一点问题都没有。那天晚上,他打电话告诉我说票抢到了,1英镑——在温布利的那场决赛要1.5英镑——相当于现在的6.16英镑左右吧。看吧,那时候看个球多便宜,也不用因为看个球就没钱和女朋友吃饭了。我的导师见到我为了看球而逃掉了他的课而好好给我吹了一阵风。然而当我告诉他周三的课我也打算翘掉因为还有一场重赛等着我时,他好像气得要中风了。埃弗顿啊埃弗顿,你总是在我重要的学术节点上掉链子。下午四点,我离开利兹,买了一张“白玫瑰快速线”(White Rose Express)长途客车票前往重赛所在地谢菲尔德。我大概是车上唯一去看决赛重赛的人。在车上,两位年轻的法国女学生叽叽喳喳地用法语交谈着,两个老不死的突然发起飙来,怒斥法国人“这是在英国,你们TMD给我说英语!”两个可怜的女娃差点要哭出来,好在司机很快开到了一个车站,勒令两个老东西下车滚蛋——可见七十年代的时候大英就有脱欧支持者了啊!到达谢菲尔德的时候刚过六点,我坐上巴士前往希尔斯堡。车上令人意外地只有一个话题——不是决赛,而是车费。谢菲尔德市议会议长大卫-布朗凯特(David Blunkett)似乎是个社会主义者,他发动了“降低票价运动”,搭乘一次短途巴士只要2便士——只是国家标准的1/5。上车的球迷们听到售票员报出的票价时不断重复着同一个问题:“啥?多少钱?”我计划在7点15分同老爸在球员通道门口见面并拿到我的球票,但我潜意识里直到他肯定会在当地小旅馆里一直喝到赛前最后一刻。果然,他在7点40分才赶到,我们只能在极其拥挤的莱平斯巷站台(Leppings Lane terrace,也是希尔斯堡惨案中伤亡最严重的看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这一天球场涌入了54840名观众观看这场重赛。泥泞不堪的球场显然不可能让球赛变得更加精彩,这场重赛大概又会是一场无聊的平局。不过,埃弗顿总会在最需要的时刻站出来导演一场防守灾难。第79分钟,中卫罗杰-肯扬(Roger Kenyon)在试图解围约翰-迪安的一记平淡无奇的小角度射门的时候,脚下一阵绊蒜把球带进了自己的球门。我到现在还很奇怪这个滑稽的场景居然没有作为一个问题出现在BBC节目《体育问答》(A Question of Sport)里来问嘉宾“迪安射门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那一刻,胜利仿佛将属于维拉。当时,联赛杯还从未来到利物浦城,所以埃弗顿球迷们在呐喊声中声音逐渐统一起来,越来越嘹亮。戈登-李也大胆起来,拼命挥手让球员们压上寻找得分机会。但随着比赛时间越来越少,埃弗顿球迷只能懊丧地看着场边的联赛杯奖杯上已经缠上了酒红色和蓝色的缎带。然而几乎就在读秒阶段,吉姆-皮尔森(Jim Pearson)找到维拉后防线上的漏洞,传给了鲍勃-拉奇福德(Bob Latchford),后者把球捅进了网窝,然后忘我地跑向看台与兴奋到模糊的埃弗顿球迷一起疯狂庆祝,对维拉球迷而言,看着前维拉球员扳平比分,抢走几乎到手的奖杯可谓百味杂陈。但(作为埃弗顿球迷而言)更好的球队也配得上这个进球。加时赛中,两队光在这个场地上跑起来就够消耗能量了,更别说灵光一现带领球队取得胜利了。埃弗顿打进两球,却没能取胜。这场重赛再次没能分出胜负。重赛之后还没能决出冠军,显然足总从来没想过还有这一出。大部分球迷在哨音吹响后还留在场内等着高音喇叭的“宣判”,还有一些球迷开始翻赛程表寻找可能的重赛日。结果当日的发言人表示他还不知道第二次重赛会在什么时候进行,球迷们还是先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第二天看看日报上会不会出消息。由于这场比赛的结束时间至少要10点以后,而回利兹的最后一班客车10点45分就要发车了。在排了一个小时的队还没登上回谢菲尔德市区的车后,我绝望地奔向火车站,希望还能找到回去的火车。火车站里早已挤满了眉头紧锁的埃弗顿和维拉球迷,都在盘算着怎么才能回家。我很幸运地发现有一班1:20的火车能让我回到利兹。当我登上月台时,发现还有两个埃弗顿球迷和我一起候车。更有趣的是,他们和我一样,都住在利物浦,还住得挺近,圈子也差不多。世界真是小小小,这趟归途也是妙妙妙。当然,在这以后我也没见过他们。回到利兹,我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两点,再次错过一堂重要的课。显然,我的导师把我当作“把一支球队看得比自己的学位还重要”的反面典型在课堂上批判了一番。但显然他完全不能理解我们的愿望——要是埃弗顿能拿下联赛杯,挂个科又何妨。更何况,重读一年又有什么不好的。由于两支球队在联赛杯上走到了决赛,使得双方都“积压”了很多联赛没踢,第二次重赛的时间也更难安排了。最终足总把第二次重赛定在了第一次重赛的4周后,也就是4月16日。同时,足总决定, 要是这次经过加时赛还没有分出胜负,双方将首次采用点球大战来决定冠军归属。某种意义上,这对我个人而言是好事。毕竟重赛被放在了复活节假期也使得我不用再逃课看球,在比赛来临前都可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重赛地最终定在了老特拉福德,对于放假在家的我来说,这算得上是最轻松的一次看球之旅了。这次老爸开着他上班用的小车带我去曼彻斯特。我们在东兰开夏路(East Lancashire Road)上轻松前行,避开了挤在M62高速公路上那些天真的家伙们。事实也证明,在这种场面上,走普通公路反而比高速快,毕竟有些走高速的球迷们都晚到了。两次重赛期间,埃弗顿在足总杯1/4决赛中2-0淘汰了德比郡,将在半决赛中对阵最不想遇到的同城对手利物浦。 不过毫无疑问,李的上任也带来了新气象,毕竟1976年12月1日,埃弗顿就在老特拉福德3-0大胜曼联挺进了联赛杯的半决赛。这一天,54749名球迷涌入老特拉福德观看“永不停歇的决赛”的第三幕。这次依然没有电视转播,显然电视台的人会后悔一辈子——因为这场比赛即将成为经典。埃弗顿在上半场控制了局面,第38分钟,维拉后卫克里斯-尼克尔(Chris Nicholl)伐到了拉奇福德吃到黄牌并送出任意球。中卫肯-麦克诺特(Ken McNaught)——后来加盟了维拉——头球助攻拉奇福德——维拉的克星——得分。这是埃弗顿在三场决赛中首次取得领先。下半场埃弗顿似乎决意守住一球优势,维拉则占据了场上主动,不过没有太多机会。下半场进行到第30分钟左右的时候,埃弗顿解围不远,皮球落到了尼克尔脚下。他面对吉姆-皮尔森像梅西一样一个假动作把皮尔森晃倒在地,一路杀向球门。在埃弗顿后卫匆匆赶来之时,他35码外左脚轰出一记世界波令劳森无可奈何。埃弗顿从此之后总能让对手轰出一些神仙球。3年后的足总杯半决赛重赛上,西汉姆联的老弗兰克-兰帕德(神灯的老爸,位置也是后卫)第118分钟的大力射门一锤定音帮助球队2-1取胜埃弗顿。埃弗顿一下子慌了阵脚,仅仅60秒以后,维拉球员布莱恩-利特吸引了三名埃弗顿后卫的放手后,在一个极小的角度把球打进球门,三名后卫都没能碰到皮球!仅仅60秒,原本一只手触到奖杯的埃弗顿似乎与奖杯渐行渐远——还有下文吗?当然!埃弗顿迅速调整了节奏并逼得一个角球。罗尼-古德拉斯(Ronnie Goodlass)把球开入维拉禁区,队长米克-莱昂斯(Mick Lyons)高高跃起把球顶给了马丁-道布森,维拉门将约翰-布里奇(John Burridge)鞭长莫及。道布森的头球打在拉奇福德身上弹回莱昂斯身前。莱昂斯射门击中门柱,但反应奇快的他立刻头球补射入网,令球门后的埃弗顿球迷欢欣雀跃。在四分钟的时间里,我的心情从失望,到绝望,再到狂喜——同时从双手抱头的状态瞬间转换成拥抱着我能够到的每一个人。球场里回荡着我们的高唱——《We shall not be moved》。两队带着2-2的比分进入了加时赛,若是依然不分胜负,点球大战可真有可能让人心肌梗塞。就在加时赛只剩下90秒结束的时候,维拉发起了反击,把球分到右侧的戈登-史密斯(Gordon Smith)。史密斯软弱无力的传中击中古德拉斯弹回禁区,后卫特里-达拉科特(Terry Darracott)似乎应当很轻松地化解这次进攻。然而天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一个犹豫就让利特拿到了皮球,把球射进网窝。利特今年的第10个联赛杯进球决定了冠军归属。这又是一次典型的“埃弗顿”式失误,而这一次的代价实在太大。后来即使我再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我依然无法理解达拉科特当时脑子怎么会短路成那个样子。真的,我想我永远无法释怀,无法原谅他。我们继续为埃弗顿加油打气,但在维拉登上领奖台前,我们选择提前离场。回家的路上气氛十分压抑,我们甚至无法找到一家酒馆能借酒消愁。更何况,在前互联网时代,唯一能看赛事精华的就是电视了,而我们回到家的时候,BBC的赛事回顾早已播放完毕。1977年的联赛杯决赛可谓史无前例,也后无来者。加上两次重赛,这个决赛在三个城市踢了三次,跨度达到一个月。这也是英国足球历史上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一次决赛——总共踢了330分钟,吸引了205000人次前来观战。同时,决赛门票收入也创纪录地达到了50万英镑——相当于现在的330万英镑。双方球迷——包括我——为看完三场比赛累计旅途超过600英里。而我的主队还特么的输球了。这场决赛的失利对埃弗顿的影响可能被低估了——这原本是埃弗顿7年来最接近的一个奖杯,而且还有希望去踢下赛季的联盟杯。要是能拿下这个联赛杯,埃弗顿也许还能一鼓作气拿下更多荣誉——不过毫无疑问的是,错过这个奖杯,基本上都是自己作的。1977年7月8日:“判决下达”。我和导师通了电话确认我的成绩。虽然成绩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但至少比怒气冲冲的导师预测的好多了。尽管要看到埃弗顿捧起下一个奖杯还要等上八年,但至少在利兹的这四年时间我也不算虚度光阴了。[此帖被桐谷华在2019-08-31 10:34修改]
我要赞赏10人推荐我要推荐转发到:
辛苦了,这个文字量差不多翻了多久啊?
指正:三行标题都写错了同一个地方(少了“杯”字),“1977年联赛决赛” 应改为 “1977年联赛杯决赛”。
辛苦了,这个文字量差不多翻了多久啊?断断续续用几个周末的时间翻的,尽力做到稳中带皮
指正:三行标题都写错了同一个地方(少了“杯”字),“1977年联赛决赛” 应改为 “1977年联赛杯决赛”。kao 居然这地方出错了 多谢
断断续续用几个周末的时间翻的,尽力做到稳中带皮楼主辛苦了,想问下原文就有这么皮么?发自手机欧洲杯直播
好文当顶,有内涵又不失风趣发自手机欧洲杯直播
楼主辛苦了,想问下原文就有这么皮么?原文也是挺皮的,不过我也适当添油加醋了一点
原文也是挺皮的,不过我也适当添油加醋了一点哈哈,楼主辛苦,挺有意思的发自手机欧洲杯直播
辛苦了!埃弗顿球迷写的居然可最后还输了,哈哈哈
厉害了,这是最近写的回忆录吗?还是当年就写下的日记?
埃弗顿总会在最需要的时刻站出来导演一场防守灾难。??
厉害了,这是最近写的回忆录吗?还是当年就写下的日记?我觉得像是用日记的口吻写的回忆录。
好文,准备回看一下维拉3比2埃弗顿这场录像拿到手好像已经4年了,一直吃灰……发自手机欧洲杯直播
赞楼主,内容太多了,有没有兄弟总结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20-8-18 00: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欧洲杯几年一届是什么时间开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20-8-18 10: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班牙足协为什么建议伊斯科冬窗离开皇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5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0
发表于 2020-8-18 20: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欧洲杯点球大战算个人进球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积分
2
发表于 2020-8-19 12: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2004年欧洲杯荷兰对捷克的那场经典大战都是谁进的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20-8-20 06: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线高清直播欧洲杯在哪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20-8-20 17: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欧洲杯是什么赛制?怎么算积分?积分如何排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20-8-21 08: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除了欧洲杯,还有哪些大规模的足球赛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1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1
发表于 2020-8-21 15: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晚欧洲杯哪队对哪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20-8-22 00: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届欧洲杯是哪国举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